<address id="l33b5"></address>

        新聞中心

        最新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最新動態
        終圓一個夢——寫在中朝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路面主體工程竣工之際

         

        終圓一個夢——寫在中朝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路面主體工程竣工之際

            公元2014年9月30日,對遼寧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輝而言,是個銘記終生的日子。
            這天,中朝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路面主體工程竣工了。作為主要承建者之一,張輝為1000多個日日夜夜披雪風餐汗流成河爭分奪秒如期完工而欣慰。更重要的是,他和他的團隊終于圓了一個夢!
            鴨綠江,舉世聞名的中朝界河。然而,在其婉蜒曲折800余公里現存包括兩座斷橋在內的6座大橋中,竟無一座是國人所建。
            百余年來,還沿用日本軍國主義為侵略和掠奪而修建的橋梁,無疑是種恥辱。
            什么時候能有一座中國人建的橋?酷愛歷史,生長于鴨綠江邊的張輝有個夢。于是,他成為大連理工大學首屆道橋專業畢業生并放棄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留校任教機會、到“中”字號企業發展的機遇;于是,時任丹東市交通局副局長的他又迎難而上成為遼寧丹東公路工程局的掌門人。

            創建于1949年曾經輝煌的公路工程局,在市場大潮沖擊下漸入低谷,無活可干人心浮動。2005年,作為決策者的張輝集多年的實踐與思考,引入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組建遼寧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擺脫了計劃經濟體制桎梏,若浴火重生繼而如虎添翼。他從人才入手,“雙管齊下”將高速公路技術應用于街巷改造以鞏固本地市場,眼睛向外瞄準投標市場。當年8月,公司一次投標連中雙元額度達2.3億元,開創了丹東公路建設的新紀元。接著,又一路高歌,按照“立足遼寧、面向全國、走向世界”戰略,足跡踏遍大江南北,并以“精密施工、精細管理、精品天下”宗旨打造“丹東公路”品牌。近年來,在其完成的百余個累計30多億元額度的工程項目中,優良率達100%,實現了“建一項工程,立一座豐碑;造福一方百姓,贏得一片民心”夙愿。于是,“鐵軍”、“王牌軍”稱謂不脛而走。與之相適應,公司以其驕人業績先后獲得國家公路建設總承包、公路路面工程專業承包、公路路基專業承包、橋梁工程專業承包“四個一級”資質。同時,還成為遼寧省惟一一家獲得對外承包工程資格的企業。

            從危機四伏到以公路工程施工為主的集系列化服務為一體,跨地區跨行業多元組合的新型企業,張輝和他的團隊臥薪嘗膽蓄勢待發……
            2010年2月25日,中朝兩國政府簽署協定,確定新建一座鴨綠江公路大橋,并于12月31日奠基。
            中朝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位于丹東新城區國門灣,全長12.3 公里,其中橋梁3030.4米,為雙塔雙索面斜拉橋。工程共有大橋主體、路基和全線路面攤鋪三個標段,概算投資22.2億元。

            作為備受矚目的我國長江以北單孔跨徑最大橋梁、跨度最大的界河橋梁和有國際影響的項目,吸引了紛至沓來的競標者。結果,在國內700余家具有一級建筑資質企業參與的白熱化競爭中,養精蓄銳許久的“遼寧交建”脫穎而出一舉奪得兩個標段。
            從追夢之旅踏上圓夢之途,張輝百感交集。“建大橋,立豐碑,誓奪國家建設質量最高獎!”他對自己和團隊提出了新的目標。
            第一次跨境作業,針對相對繁瑣的協調溝通等各種各樣問題,張輝首創“統一設計、統一施工”封閉區管理模式,為今后類似項目施工積累了寶貴經驗。而就整體工程來說,該橋屬于北方寒冷地區最大跨徑雙塔斜拉橋,國內尚無此類施工經驗。怎樣保證巨量混凝土冬季澆筑不裂縫,能夠抵御江海兩混水尤其是海水的侵蝕,成為重大技術攻關項目。同時,大年初四進行路基施工,在東北地區沒有先例,保證路基不下沉、在技術參數范圍內均勻沉降也是一大技術難題。此外,路面攤鋪尤其橋面攤鋪,如何使瀝青混合料與鋼面粘得牢亦是回避不了的難題……他們科學施工敢為人先,勇于實踐攻堅克難,填補了多項技術空白。9月17日,大橋路面攤鋪結束。按張輝的話說,在“九一八”前一天完成,意味著鴨綠江上從此有了第一座由中國人建設的大橋。
            由于諸種原因,施工延誤了近一年時間,而大橋貫通截止日期為9月30日,不僅要求在一個月內完成1個億的產值,而且施工現場在一個7公里長的狹窄范圍內,既有高速路路基、防護、綠化建設,又有集龍線改路、路面攤鋪、高擋土墻建設,施工需要立體化同時展開,復雜的作業環境無疑是個巨大挑戰。然而,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他們竟每天完成300萬的施工任務,創造了東北地區前所未有的奇跡。
             “鐵軍”無敵。 “如果你看誰白白凈凈的,肯定不是‘遼寧交建’的人,包括所有管理人員都是一樣的衣服一樣的黑臉。”張輝說。

             每天凌晨三點,大橋上、路基旁、物流園區一派熱火朝天。攤鋪間隙,時常有員工躺在瀝青路面上睡著了。拌合站站長郭小強一個月瘦了5公斤。拌合站的干燥鼓內溫度高達60多度,施工人員需要穿戴厚厚的防護服輪流進入維護,開始時是水人,后來汗都出不來了。材料科長陳瑾懷孕四個月,妊娠反應強烈,除收發材料單外,還時常到現場掌握材料的使用情況。“累了就抬頭看看大橋,想象建成的樣子,一下子就有了力量。”陳瑾說,“難受的時候就躺下歇一會。家人擔心,我說大橋是我的另外一個孩子。”今年43歲的曹岫賢是全系統惟一一名女工長,婆婆過生日,本來和丈夫說好了請假回家,可工期不等人,她實在張不開嘴。

             “嫁人別嫁筑路漢,一輩子夫妻兩年半。”這句順口溜形象地描繪了“遼寧交建”人的生活工作狀況,他們轉戰天南地北,常年沒有節假日。一次,項目經理王愛民87歲高齡的父親突然暈倒被送進搶救室,母親著急上火也住進了醫院,他想盡盡孝心,但疲憊至極竟趴在床邊睡著了,直到被護士推醒。看到床單上的血跡,他驚懼、懊惱:“太后怕了,床單差不多被父親從滑落的輸液管倒流的血染了三分之一,這是我一輩子的愧疚。”

        對此,張輝深有感觸,他動情地說,作為一名筑路人,我們內心藏著很多遺憾,父母臥榻不能盡孝于床頭,妻子受委屈不能第一時間傾訴,孩子學習無瑕顧及,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可能不是一個孝順的兒子、合格的丈夫、稱職的父親。然而為了心中的目標,為了筑路理想,我們仍然無怨無悔地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更可敬的是我們一線員工的家屬,他們沒有抱怨,沒有退縮,用自己羸弱的肩膀承擔起家庭重擔,家屬就是豐碑牢固的基石。

            聳立的豐碑,由建設者的心血汗水澆鑄。他們嚴格質量管理,將提高職工素質作為重中之重,鍛造出一支實至名歸的“王牌軍”;不惜血本裝備“鐵軍”,僅大橋一個項目,斥資2000余萬元購買了多臺目前世界最先進的德國原裝路面攤鋪機和挖掘機。與此同時,悄然形成的是另一座無形的精神豐碑。五公司經理姜少禹說,過去是干活掙錢養家糊口,現在是認真工作創品牌個個爭先;在技術方面,過去是按圖索驥怎么來怎么走,現在是工藝改革、技術創新人人奮勇。
            正是這支善打硬仗、勝仗的隊伍,在大橋建設中實現了高質量、零污染、零事故的目標,向中朝兩國人民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藍天白云碧水蕩漾,一橋飛架南北似銀龍飛騰,矯健不失渾厚巍峨透出典雅,倩影倒映婀娜成雙美輪美奐。
            對丹東而言,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意義重大。作為一座現代化大橋,它是具有時尚色彩的新的地標;作為歐亞陸路通道組成部分和東北亞地區重要的界河大橋,它可促進兩國經貿交流,推動東北地區經濟發展進而促進東北亞經濟中心的形成,加速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沿海經濟帶建設和對外開放步伐;作為“咽喉”要道,它與四條高速公路、即將開通的沈丹客運專線、丹大快速鐵路和新機場,形成在全國邊境城市中絕無僅有的交通規模,必將帶來可觀的人流、物流、信息流……

            “我把大橋看作另外一個愛人。經過大橋上的人可能不在意誰建了她,可若干年后我會自豪地對孫輩說,爺爺是大橋的建設者!”
            張輝和他團隊的自豪,當仁不讓
         
         

         

        皇都彩票

              <address id="l33b5"></address>

              诸城 | 秦皇岛 | 临沂 | 锦州 | 文昌 | 安阳 | 临汾 | 潍坊 | 泉州 | 吴忠 | 宁德 | 晋城 | 朝阳 | 江西南昌 | 和田 | 燕郊 | 锦州 | 黄石 | 邹城 | 阿拉善盟 | 曲靖 | 内江 | 石河子 | 佛山 | 湖南长沙 | 黄石 | 赵县 | 瓦房店 | 吉林 | 桐城 | 河南郑州 | 南平 | 寿光 | 南平 | 保定 | 昌吉 | 长葛 | 乌兰察布 | 任丘 | 张家界 | 娄底 | 绥化 | 牡丹江 | 铜川 | 防城港 | 澄迈 | 铁岭 | 乌兰察布 | 台湾台湾 | 贵州贵阳 | 黑龙江哈尔滨 |